你听,七月的风

刘颖红

我一直梦想着,与七月的风一起去散步。

早晨,还是睡眼惺忪的时候,长长的窗帘轻轻飘起来,又落下来,一下又一下地抚摸着窗旁的椅子,那隐隐约约的微小的吱吱声唤醒了一天的好心情。你听,是七月的风来喊你一起去散步了。

七月的阳光揉碎在一江碧水里,水面泛起一圈圈涟漪,波光粼粼,远远望去仿若在水面铺了一层散碎的黄金。风吹过脸颊,江边堤岸上的树叶像一只绿色的鸟儿轻轻飞落在金黄的水面上,随着涟漪轻轻荡漾;慢慢地,树叶像一只自由自在的小船在水里飘荡;再仔细一瞧,树叶又宛若是水里那调皮的鱼儿正探出脑袋来偷看水面上充满阳光的景色和岸边的行人……你听,是七月的风在水里嬉戏,捎给人们这曼妙的晨景。

伴着断断续续轰隆隆的雷声,雨落在玻璃窗上、公路的车上、行人的伞上,噼里啪啦,沉闷的午后一下子热闹起来。清凉的雨落在地面上,一股股热腾腾的气息由地面升起,太阳留给大地的余温和雷雨带给人间的凉爽在风中缠绕;豆大的雨点落在不远处的屋顶上,溅起了一颗颗晶莹的水珠,宛若一颗颗透明的玻璃弹珠在屋顶上跳舞。当雷声不再响起,雨也慢慢变小了,屋顶上的雨水顺着屋檐滴下来,滴答滴答响;你听,是七月的风怕吹不散夏日的烦闷,邀来一场酣畅淋漓的雨,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只留下一抹大雨后的静美。

雨后的黄昏总是那么的温柔,夕阳温柔、风也温柔。风在树顶上跳舞,树枝和绿叶也跟着风舞动起来,夕阳的余晖穿过树梢在一本夹着玫瑰花瓣书签的书页上舞动着、斑驳着。坐在书店里透过落地玻璃窗看到的是一片苍翠欲滴的树叶,若是不看书店里的水泥地板,仿佛脚下踩着的是有着无限生命力的树叶,自己正置身于树顶上看书,那几枝高高伸展出来的树枝就是大自然送给这里的读者们的玩具,不定时为读者们添几分乐趣,或是隔着玻璃向读者招手,或是把身影挪到读者的书本上……在这样一间“树顶上的书店”看书,或静坐片刻,不由想到“时光温柔,岁月静好”。你听,七月的风伴着“沙沙沙”的音乐起舞,从日升到日落,从书店外到书店里。

你听,七月的风,跟着爷爷奶奶们在广场上唠家常;

你听,七月的风,陪着公路上的挖掘机轰隆隆作业;

你听,七月的风,正在舞台前跟着音乐打节拍;

……

与七月的风一起去散步,无拘无束。

我希望的不仅仅是在我的城市。

我想和它们去你的城市,去每一座城市散步;没有疫情,不用戴口罩。

我希望的不仅仅是散步。

我想和它们游览名胜古迹,穿过人群去吃当地最地道的小吃;去新崛起的小城,感受近些年的变化;在一座古老的书院前读一首自己喜欢的小诗,或写下自己最新的感悟。

七月的风,我想和你们去追寻诗和远方。

报料热线:13828680359 ; 投稿邮箱:6638658@163.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